关于低端正直人口起诉高端邪恶人口的公开信

最近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承认在接触俄罗斯官员一事上作伪证, 让美国特别检察官米勒的调查出现重大进展。也让特朗普为自己违背竞选诺言, 言行怪异, 表里不一, 公私不分, 利益冲突等行为找到被弹劾的理由.

所谓的俄罗斯影响美国大选的“俄门”事件实质是受特朗普”非常高层”过渡班子成员,也是犹太人女婿库什那指使,弗林出面要求俄国等国家协助阻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一项谴责以色列扩大巴勒斯坦占领区的决议。这项决议由于奥巴马政府选择弃权而其它国家赞同而通过。以色列的伪装终于被部分揭露, 难怪以色列总理那他尼亚湖对奥巴马恼羞成怒。

另外,所谓俄国人影响美国大选,实际上是特朗普首先得到以色列及犹太商人的支持,利用各种媒体与造假获得选票优势。为了感谢以色列,特朗普及家人答应那他尼亚湖的请求,以过渡班子成员的名义向俄罗斯及其它国家请求不支持联合国提案,这影响了美国的政策,也违反了美国的洛根“Logan Act”法案,是一项重罪!但是犹太人控制的媒体却将影响选举的罪名嫁祸于俄罗斯。

以色列扩大佔领区的行为虽然在奥巴马执政的最后一年因投弃权票而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谴责,但美国政府在犹太邪恶势力的影响下却几十年如一日支持以色列恐怖集团对巴勒斯坦人民进行驱离家园与战争行为,而将巴勒斯坦人民所进行的有限反抗行为却被诬蔑为恐怖主义。这些邪恶集团利用伪造的911恐袭事件(真相有待揭示),拉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下水,打了一场非正义的劳民伤财的反恐战争。

由于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民都被欺骗,使得反恐与驱逐巴勒斯坦人民离开家园被认为是正义的。而中国人民,特别是在中国大陆人民在被封锁情况下被共产媒体欺骗最深. 中共也因此成为反恐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这场驱逐战争就如同中共政权最近在各大城市开展的驱逐低端人口一样,是一场所谓高端邪恶人口驱逐低端正直人口的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犹太集团利用他们祖先发明流传下来的阴谋,伪称他们为上帝的选民,也伪造以色列复国是上帝的旨意等. 这也类似于中共红二代自称他们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及后代,没有他们就没有新中国一样,为了巩固上一辈传下来的权利与既得利益, 不惜采取封锁人民的上网知情权,驱赶农民工外来工,剥脱人民言论、通讯、结社、游行等法定的权利。而中共的老祖宗不管是马克思还是苏共布尔什维克,其创始人与导师都是犹太邪恶分子. 难怪中共高层至今依然接受基辛格等犹太邪恶势力指导, 与他们打得火热。

在美国由佛林承认作伪证开始,美国将解开特朗普极其家庭的后台老板—–犹太邪恶势力之阴谋,川普也许很快会被弹骇下台,与犹太人及其控制的美国政府长期合作的中共邪恶集团及他们的合作者将失去美国及犹太势力的支持,中国被驱赶的低端人口与世界被压迫被驱赶的低端人口将获得迁徙与居住及其它法定的自由权利。

为了这一天早日到来,低端人口除了实践自己与生俱来的武力自卫权以外还应该拿起法律武器,揭穿那些邪恶人口的邪恶本质与伎俩,发起个人与集体诉讼并夺回被他们抢走的财产与权利。

为此, 我们发起低端正直人口起诉高端邪恶人口的集体诉讼, 请世界各地被侵权的所谓低端人口, 法律与新闻界朋友与我们联系:

低端人口集体诉讼群: Xiaoping: 001-214-501-7307

lawsuit@oeea.or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